女子遭家暴30年不离婚:熬到丈夫打不动就好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21-09-14

  那天晚上,她躲在厨房哭泣,尽力压抑着自己的哭声。www.877544.com,好几次,她都想抓起菜刀冲出去,跟那个自己称之为老公的男人同归于尽;可她还是忍住了——客厅里,父子俩已打成一团,此刻自己若提着刀出现,势必会激怒丈夫,最后吃亏的很可能是儿子

  后半夜,他像没事人一般睡着了,她又动了心思:杀了他,我就解脱了。但是,她仍旧下不去手,我死不足惜,可孩子们怎么办?孙女怎么办?他们今后还怎么做人? 她恨丈夫,更恨自己的懦弱。

  雪梅的夫家在南宁某县县城,一个只有几万人口的小地方。当地的妇女跟我说,早些年,镇上干苦力活挣钱养家的多数都是女人;而她们的丈夫,不是聚在路边下棋、赌钱,就是在家喝酒聊天。当然,正经上班干活的男人肯定也有不少,但像雪梅这样没文化、没技能、没背景的普通农妇,是很难嫁得良人的。

  35年前,雪梅嫁给阿峰。阿峰虽家在县城,但家境贫困,有3兄弟3姐妹。阿峰的脾气还不太好。但是,当时的阿峰高大帅气,在理发铺理发,收入还算不错,雪梅被这些外在条件吸引了。

  雪梅第一次被打,是婚后的第五年,她正怀着第二胎。顺手抡起一口锅,就往她(指雪梅)肚子上砸,我们都以为那孩子保不住了几十年后,雪梅的婆婆回忆起那一幕,仍历历在目。

  为什么打人?他怪我把他的丑事到处宣扬。雪梅说的丑事,是阿峰在外面有女人。被打之后,雪梅的处理方式是回娘家。

  结局也自然想得到:雪梅回娘家的第三天,阿峰就到岳父家负荆请罪去了。他当时的态度很诚恳,不仅发了誓,还扇了自己两耳光。挺着大肚子的雪梅,在亲友的劝慰下,不得不原谅了丈夫。

  没办法,在那个年代,我一个靠摆摊卖蛋为生的女人,不可能一个人养大两个孩子供他们读书。而且带着孩子回娘家,会受尽村里人的白眼和非议。雪梅说,从一开始,她就被阿峰抓住了软肋。

  那次事件后,雪梅过了两三年的平静日子。但家暴这种事,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。

  当时,阿峰跟朋友合伙跑客运出了几次事故,亏了本。生意失败后,他开始酗酒。在家喝酒的时候,他会突然暴跳如雷骂老婆孩子,有时候还摔东西;在外喝酒回到家,一进门就拿老婆出气,有时还冲孩子撒气。

  阿峰母亲的肚子上有一条疤,那是阿峰年轻时的罪证。老太太羞愧地告诉我,有一次,她出面制止阿峰打雪梅,不想竟被拿着剪刀的儿子捅了一刀,鲜血直流可是,家丑不可外扬。每次被打,雪梅和婆婆都是关起门来自己哭。

  我疑惑:为什么不反抗?反抗过。但越反抗,下一次被打得越惨。雪梅说,她曾把自己被打的事告诉弟弟,弟弟为她出头,不料被阿峰恐吓、谩骂了大半个月。阿峰甚至还在酒后上门警告小舅子一家,扬言杀光全家。从那以后,雪梅便再也不敢回娘家诉苦了。

  被打的次数多了,雪梅就学会了躲避丈夫。她会趁阿峰没回家,早早就赶孩子们上床睡觉,想着不见面,自然就不会有冲突了。可是,她又错了。因为拒过夫妻生活,雪梅被打、被羞辱的次数更多了。每次半夜被虐打被凌辱,雪梅都不敢声张,生怕吵醒了孩子和邻居。

  有吧!他酒醒以后,对孩子还是很好的。虽然他平时总是板着脸不爱说话,但他常常会给孩子们买他们爱吃的东西。有一次他出差去海南,他还主动给我买了几套衣服。雪梅反复强调,阿峰不喝酒的时候,还是挺好的。

  30多年的家暴经历,逼得雪梅变顺从了:这几年,只要遇到事情,她都不吭声,顺着阿峰的意思做。她心想,熬到两个孩子结婚生子了,熬到阿峰老了打不动了,就好了。

  2015年春节,大年初一晚上,阿峰又去酒友家喝酒。他回到家的时候,雪梅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整天就会看电视。阿峰一进门就没好气。雪梅没理他。

  你这个××,会摆脸色了是吧?酒后的阿峰,骂起了一连串的脏话。雪梅忍无可忍,回了句嘴。

  她没想到,自己的回嘴,差点惹来杀身之祸。砸家具、谩骂雪梅的父母、拿着酒瓶指着雪梅的脑袋当天晚上,阿峰用各种方法羞辱、恐吓妻子,因为害怕,雪梅只能坐在沙发上哭。

  若是平时,阿峰发泄完了,事情也就过去了。可那天晚上,儿子一家三口刚回父母家,便撞上了这一幕。看到家里满地狼藉、老妈还在哭泣,儿子、儿媳就厉声指责了老爸,并将老爸拉扯回房间。酒劲上头的阿峰,眼见儿子挑战权威,心中不爽,与儿子发生了推搡,之后两人扭打在一起

  在儿媳劝说下,雪梅躲进了厨房,她只能无声地哭泣。她不怕死,好几次,她都想抓起菜刀冲出去,跟那个自己称之为老公的男人同归于尽;可她终究还是忍住了——客厅里,父子俩已打成一团,此刻自己若提着刀出现,势必会激怒丈夫,最后吃亏的很可能是儿子

  后半夜,阿峰像没事人一般睡着了,雪梅杀心又起:杀了他,我就解脱了。 但是,她仍旧下不去手。她说:我死不足惜,可孩子们怎么办?孙女怎么办?他们今后还怎么做人?

  雪梅的儿子告诉我,他曾多次劝妈妈和他离开这个家离开老爸,但妈妈一直不敢。老妈总说,老爸不会放过她的。我们搬到哪里,他都会去闹,闹得永无宁日。雪梅说,她太了解丈夫的脾性了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忍,熬到他动弹不得。

  我问他的儿子:你知道你爸爸为什么对家人这么狠吗?不知道。他对外面的人不这样,对我们就称王称霸。

  喝酒。阿峰的儿子说,阿峰的朋友都是像他这样的人。年轻时混得不咋样,没正经工作,上了年纪后不是喝酒就是赌博,心情不好就回家打老婆孩子。其实他活得也挺憋屈的。我感觉他总想证明自己的价值,但又事与愿违。他不懂怎么发泄。

  阿峰的母亲跟我讲述了一些关于阿峰的往事。阿峰10岁之前乖巧老实。上个世纪70年代,其父因特殊原因入狱,阿峰目睹了一些残酷的画面。也许正是因为那些事情造成了童年阴影,阿峰的性格开始变得沉默、倔强。青少年时期的阿峰,结交了一帮结拜兄弟,在街道中自称大哥。

  雪梅也说起了阿峰的一件小事:二十多年前,有人将一名女婴丢弃在马路边,当时有很多人围观,可都嫌弃是女孩,无人抱养。已有两个孩子的阿峰,当时没多想就把孩子抱了回来,并亲自喂养了一个星期,接连几夜没合眼。后来因为家里经济困难,雪梅极力反对,阿峰才不得不为那名小女婴寻了一户人家。将女婴送走的时候,阿峰十分不舍,失眠了两夜

  我看着阿峰和小女婴的合影,澳门财神报感觉这个男人的眉眼还是很和善的。人性里,从来不会只有善或恶。只是,阿峰的恶没有得到控制,吞噬着亲人的恐惧长大,在酒精的催化下加倍膨胀,最终打败了骨子里的善。因为没有人理解他,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内心,他不会去用温柔的方式去爱别人,自然也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友善。从这个角度说,他也是个受害者。

  最令我担忧的,是雪梅的儿子和孙女。雪梅曾说,她的儿子好像也有家暴倾向。有一次,儿子和儿媳妇吵架,儿子就死死地拽住儿媳的头发,儿子当时的神情,像极了年轻时的阿峰。

  我告诉雪梅:当一个孩子从小受到家庭暴力的侵害,长大后就可能会反过来对其他家人实施暴力。走在大街上,我们不会去打陌生人,因为我们知道,不能随便打别人,否则要坐牢。可是,从小被父母打骂着长大的孩子,会误以为家人之间打是亲骂是爱。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今年3月1日起施行。反家庭暴力,最应该做的,是从娃娃抓起。我会告诉我的孩子,什么人都不可以打,亲人也不行。我希望孩子有个美满的家,不用活在暴力的阴影下。